刚才洗衣服,突然想起来一件事。在家的时候,一个婶婶去找老妈,说是女儿嫌学校的凳子太硬,想让她给做个坐垫,可她总是以自己太忙为借口一直让她等。结果一等就等了四年,高四都毕业了,坐垫也没做好。前两天发现女儿的PP上已经因为长期坐在太硬的凳子上而结了很大一块痂,这下开始急了,过来拼命问老妈该怎么办…

听着她说,突然感觉自己是那么的幸福。想当年自己上高一的时候,同样嫌学校的凳子太硬,但又不敢跟老妈说,只因她太忙,怕耽误她的时间。于是趁着周末,自己偷偷找了块布,跑到隔壁婶婶家学着用缝纫机想自己做个坐垫。结果当然以失败而告终,也是自己意料之中的事情,所以没有太多的失望。只是再次开学的时候,还是要坐那个硬硬的板凳…

月中,老妈过来看我,要知道,一般都是老爹过来看我的。更加意外的,她居然带来了我朝思暮想的坐垫,纯手工的,做工绝对的一流,墨绿色的绒面,摸上去软软的,还很细心的在四个角做了四根带子,说是可以绑在凳子上,就不容易掉了。还有专门在县城买的配套的海绵,因为是到了县里才买的,装进去后还要缝边。于是老妈便坐在宿舍给我缝。现在已经想不起来当时的具体样子了,但相信肯定很美,美得让人沉浸在其中久久不愿醒来…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应该就是这样吧。

不知道忙碌又细心的老妈怎么发现了我这个小小的愿望,并且这么快就帮我实现了。总之,未来的三年高中生活,坐着软软的坐垫,我顺利的走了过来。大学开学,毫不犹豫的,我带着我心爱的坐垫奔赴西安。平凡的坐垫跟着我这个乡下的小丫头转眼就在外流浪了将近7年。这7年,能用它的机会实在太少,可能是因为自己已经不再像当初可以为了自己的梦想而拼命的学习,可能在这个繁华的大都市里,我开始渐渐迷失自我…现在的坐垫,只是象征性的放在我从来没有做过的凳子上,偶尔放放衣服,放放书。我甚至会遗忘它的存在。是啊,一个坐垫而已,谁又会注意到它呢…

现在的老妈,白发已经上了鬓角。今晚想起当初种种,眼泪突然溢满眼眶。一直觉得离家这么远,离家人的爱也远了。现在才发现,原来,爱,一直都在身边。

最后修改:2020 年 12 月 03 日 11 : 35 AM